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王仙师在冥想中想要对普通人算卦时,冥想中往往会出现数个画面片段,以此来算命,可在对王徒算时,却只出现了几个词。

    “紫微命格,帝王之命,算不出,算不出啊。”王仙师靠在椅背上,苦笑连连。

    他是怎样都想不到,在这山野之间,竟然能遇到一位王命之人。

    古有言,皇帝皆是真龙天子,乃紫微命格,什么妖魔鬼怪都要绕着他走。

    这天下哪有人敢说自己能算出皇帝的命?

    “真有王仙师算不出的人?这小子不会是做了什么扰乱仙师算卦吧?”有人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陈丹彤反倒是不在乎道:“我就说这老道没啥真本事吧,我告诉你,王徒就一穷学生,家里一个当官的都没有,还紫微命格呢。”

    王徒耸耸肩,也不懒得去解释。

    忽然,王徒念头一坏,将身子前倾趴在桌子上,道:“老道,你这有没有一些灵丹妙药?”

    “卧槽,你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吧,王仙师帮你算卦已经是天大的荣幸,你竟然敢向王仙师要东西。”一位大老板骂道。

    众老板鄙夷地指点王徒,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?

    “王徒哥哥……”王嫣然有些担心地扯了扯王徒的衣角。

    王徒给王嫣然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,翘着二郎腿,一副大爷的模样。

    王仙师也面露难色,犹豫道:“道观内虽确实有一些丹药,可那直属于我的师兄管理,我也无权调动。”

    这种建立在深山老林里的道观,历史至少得有几百年,自然流传有一些大城市里找不到的药方和丹药,但大多只能用于自己人,基本不外流。

    要是普通人来求丹问药,王仙师二话不说就让人把他赶出去了,可眼前这个人赶不得啊!

    “哪来的混小子,敢在我华云道观这么嚣张?”一个身着褐色弟子服的人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向天,来者皆是客,不得这样说话。”王仙师转头向王徒道,“这是我的大弟子,刘向天,他一向说话口直心快,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刘向天真是人如其名,鼻子都快扯到天上去了,仰着头嚣张道:“师父,你这么护着他干什么,我看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,要我说,直接把他踢出去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向天,不得无礼!”王仙师感觉自己心脏都抽了一下,都怪自己平时纵惯了刘向天,导致他目中无人,现在他竟敢挑衅一个王命之人!

    “师父,你真是老糊涂了,让你平时别练那什么功法,现在都走火入魔了吧,这家伙就由我来解决……”

    刘向天还没说完,只看见一个手掌在他眼前无限扩大,随后发出清脆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刘向天整个人失去控制,倒飞几米,狠狠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,他怎么打人了?我连他出手都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重点是他在道观打了道观的人,而且还是当着他师父的面打的,这简直是打了整个华云道观的脸啊,我看这小子惨了。”

    刘向天不敢置信地看着收回手掌的王徒,摸了摸自己红肿得像个红薯般的左脸,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竟敢打我?我可是王仙师的大弟子,整个华云道观的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王徒脸色严肃道:“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你不尊师重道,当罚!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,要罚也是我师父罚我,你算什么东西,敢打我!”刘向天也怒了,他天赋超群,连王仙师都对他赞赏有加,今天居然被一个外人打了,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刘问天站起来,正想冲过去,不知怎么的,就有一股压力袭来,又一次把他扇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错不悔改。”王徒摇头道。

    众人在一旁都看呆了,这是啥情况,刘问天咋就倒下了?

    卫自鸣眉头一皱,小声道:“丹彤,这个家伙很能打吗?”

    陈丹彤回过神,点点头道:“应该是,他之前惹了黑手吴挺的十几个小弟,最后都全身而退,应该也是有些本事的。”

    陈丹彤也不得不承认,王徒的身手不错,但比卫自鸣还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刘问天察觉有些不对,干脆不起来了,恼怒道:“你打了我,还想要灵丹妙药?你今天走都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他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家伙,来求丹问药,还自以为是大爷,他真当自己还在大城市里啊,没见到一众权高位重的大老板来到这里,也得虚心低头。

    果然,从内门里陆续走出十几个人,都穿着弟子服,团团围住王徒。

    “都干什么,退下!”王仙师怒吼,这群弟子都反了,想要围殴啊?

    王徒仔细一想后,道:“周华清是你们华云道观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放肆,我道门道长岂是你这小儿能直呼姓名的?”一位前来围观的长老道。
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