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而许意暖在这边房间照顾夫人。

    夫人哭成了泪人,得知去世的孩子竟然还好好活着,这无疑是上帝的恩赐。

    哪怕这孩子走错了路,伤了人,但到底是自己肚子里掉出来的。

    别人能万般厌弃,只有母亲做不到。

    许意暖也生过孩子,最能体会夫人这种心情。

    如果她去世的孩子失而复得,她肯定会更激动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世界上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她不断安抚,怕夫人抑郁成疾。

    夫人哭了很久才缓和过来,紧紧地拉着许意暖的手。

    “暖暖,你见过他对不对?他是高是矮,是胖是瘦,他有没有变样,身上有没有疤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和顾寒州一样,个头身材没什么变化,至于身上有没有疤,这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暖暖,你下次见到他,替我传句话,我很想他,让他回家见见我,我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下次见到,一定帮你带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夫人哽咽的说不出话来,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许意暖在一旁看着,心里滋味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直到午后顾寒州才从书房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也没留下吃饭,这个节骨眼,谁也没有心情吃饭。

    上了车,两人都没说话,车厢的氛围沉闷的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良久,许意暖先开腔:“事情肯定不简单对不对?如果能带回来,黑影早就自己回来了。下次见面,肯定很危险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暖暖,有时候真的不希望你这么聪明。”

    顾寒州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,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许意暖没好气的白了眼,道:“人是会成长的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这些年,补脑子的产品没白吃。”

    他摸了摸她的脑袋,语调轻佻。

    “拜托,我再跟你说很严肃的事情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顾寒州把她轻轻拥在怀中,道:“这是男人的事情,交给我来解决,你就别操心了。今天去看电影,吃烤肉,好好放松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?真的,那赶紧出发吧!”

    许意暖担心得快,忘得也快。

    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未来的事情谁都无法预料,那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当下更好的和他在一起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家——

    姜寒很早之前就在帝都买了婚房,他父母去世的早,老家的爷爷奶奶也有叔叔伯伯照顾,所以他可以安心的在这儿过两人的小天地。

    他遇到阿琳,因为她是孤儿,所以格外关照。

    和她在一起,他觉得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他何其幸运,才能找到齐头并进的妻子。

    她独立坚强,可是在他面前又不失温柔和小女儿姿态。

    他喜欢她的一切,掏心掏肺。

    遇到她之后,他才明白,自己原来可以这样爱一个人。

    终于明白顾寒州对许意暖是什么感情。

    可,这个女人背叛了自己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接近自己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关在书房整整一天一夜了,伤口只做了简单的处理,到现在已经结了一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