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盛浅予伸个懒腰,虽然睡得时间不长,可是睡得很好,就已经足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明明昨晚带着那么大的怒气睡的,没想到,竟然没有做哪些跟人打架的梦,最重要的是,还睡得特别好。

    “袭久,玲珑,小月牙……”

    盛浅予摆成一个大字在床上躺尸,虽然醒了,可是就喜欢让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,懒懒的,却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醒了!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几个人急忙端着洗漱用的物什进来,只是,看到盛浅予这个德行,三个人脸上的肌肉都跟着不受控制的颤了颤。

    谁家大家闺秀是这个德行?

    “哎呀,小姐您快起来吧!”

    月牙紧忙上前扶起了盛浅予,一脸紧张道:“欣妈妈可在外面呢,让她瞧见您这样,又得数落半天!”

    欣妈妈在鎏湘院,就是个教导主任一般的存在,特别是盛浅予大大咧咧,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这里,一直跟士兵们在一起训练,有些地方不注意,被欣妈妈逮到就是一顿训斥。

    “上次光着脚满地跑的事情,小姐估计是忘了!”

    玲珑扭头朝盛浅予看一眼,撇撇嘴。

    别人家的小姐,举止端庄,高压大方,自家小姐……算了,还是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没良心的,明明看到欣妈妈过来,也不提醒我一声,这事儿还没找你算账呢!”

    盛浅予朝玲珑翻个白眼,说话的同时,将月牙往怀里一搂:“还是我小月牙好,知道处处护着我,哪像你,白眼狼!”

    玲珑收拾着手里的东西,朝盛浅予看一眼,撇撇嘴,突然见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本以为,誉王府毕竟有巡逻兵把手,却不想,还能有贼进来呢!”

    说着话,玲珑走到跟前,将手巾递到盛浅予跟前。

    “贼?什么贼?”盛浅予擦了一把脸,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袭久下意识咳嗽一声,只是,还不等她说话,却听玲珑那张快速已经说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,昨晚上有贼进了王爷的书房,说来也是奇怪,没有丢东西,只是把王爷平常宝贵的东西都摆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摆出来?”盛浅予拧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卓炎卓厉做的,可是,不是让他们毁了吗?摆出来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摆出来是摆出来,可是一碰,整个都随了,一大清早,就听到书房那边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,还有王爷那一阵阵惊叫。”

    玲珑声情并茂的说着,说道激动的时候,转向盛浅予。

    “还是第一次听到王爷发出那样的惨叫声音呢,书房里收拾的人说,王爷出来的时候,眼睛都是红的,差点气吐血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盛浅予一口漱口水直接喷了出来,正要咧嘴大笑,却看到袭久一个警告的眼神甩过来,顿时憋住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卓炎卓厉啊!让他们不要留下任何痕迹,还真是一点都不留,一件件奇珍异宝,都是誉王平时最心爱的玩意儿,如今一个个都碎在他自己的手上,简直不要太过瘾!

    盛浅予想笑,可是此刻袭久过来,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:“小姐该梳头了!”

    “哎哟,疼,你轻点,轻点!”盛浅予咧咧嘴。

    玲珑看着两人这模样,眨巴眨巴眼睛,没有明白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三公主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盛浅予突然间正经起来,透过前面的径自看向袭久。

    袭久的手一顿,撩起眼皮,同样从镜子里看了盛浅予一眼,道:“跟小姐想的差不多,太妃和王爷为了世子跟安如郡主的事情,也没有追究这件事情,毕竟,烟妃和小少爷都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什么叫没事!”

    盛浅予一拍桌子就要起身,只是被袭久按住,这才没有起来,脸上依旧带着几分不甘心。

    烟妃可是差点让人用剪刀捅了肚子!

    要不是凡白过来的及时,别说大人,就连孩子也留不住!

    “清晨花妈妈过来了一样,让我给小姐传句话。”

    袭久一边说着,手上动作不停。

    “花妈妈?”

    盛浅予撩起眼皮朝袭久看一眼,眉头跟着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,要不是因为花妈妈给她使眼色,恐怕她当场就炸了,她虽然不知道花妈妈要说什么,但是心里明白,花妈妈是对自己好的,而且,花妈妈考虑事情周全,比自己要周全很多,也正是因为这样,盛浅予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花妈妈说,有些事情,真相并没有那么重要,烟妃和小少爷毕竟还是誉王府的人,小姐为了他们考虑,这口气也得咽下!”

    袭久将花妈妈的话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盛浅予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脑子里回旋着花妈妈这句话,神情逐渐沉了下来。

  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