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之前我只是觉得七七好欺负,一时有点快感罢了,但是现在,那种快感早就消失不见了,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毒舌的七七。”左宝贝托着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左子熠揉了揉左宝贝的脑袋,然后说道:

    “你啊,还是不要想太多了,现在有点傻乎乎的七七总比以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七七好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左子熠这么说,左宝贝也觉得是这个道理,稍微想开了一点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封向北和封向南两个人坐在一起,看上去有说有笑的,还真的有点像亲兄弟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向南啊,现在集团给你管了,你除了忙公司的事情,也应该考虑一下你的终生大事了,之前那个欧阳家的丫头不是挺好的吗?怎么好端端就分了?”盛光夏问道。

    既然安家庭矛盾已经解决了,现在就应该来操心一下某人的终生大事了。

    封向南听到盛光夏这么说,眉头微微皱起,是啊,她挺好的,但是还是分了。

    “妈咪,我们不合适。”封向南很是笼统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合适了?人家姑娘身子都给你了,你这样未免有些不负责任。”盛光夏忍不住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欧阳家那个丫头该不会是以前喜欢过向北的那个丫头吧?”盛光年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盛光夏点了点头,她倒是觉得没有什么,谁过去没有喜欢过几个人呢,最重要的是最后和谁在一起,那姑娘她相处了一段时间,觉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妈咪,别说了,我们真的不合适,况且,她也不喜欢我。”封向南很是低沉地说道。

    就算他心里对欧阳雪确实是有一点点的非分之想,但是奈何人家对自己避之不及啊,所以他决定了,以后不会去打扰她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妈咪,我一直没有和你说,我有未婚妻的。”封向南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这下子真的是让大家震惊了,怎么不声不响就有了未婚妻了?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你可不要骗我。”盛光夏满是不相信地看着封向南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她是我义父的女儿,我的命也是义父救的。”封向南解释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他应该早点告诉大家的,省得现在一个个都大惊小怪的样子。

    封向北听到封向南说起义父两个字,整个人神经都紧绷了起来,眸子暗了暗。

    救向南的那个人身份比较特殊,向南现在接触到的黑势力都是属于他义父的,这也是为什么封向北之前一直没有找到封向南的任何消息的缘故,实在是他义父的黑势力太强大了,想要隐瞒一个人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以前都没有听你说起你义父的事情,你义父救了你,什么时候让他来家里吃顿饭吧,我和你爹地要好好感谢一下他。”盛光夏对封向南说的义父,心里是十分感激的。

    “我义父他...已经去世了。”封向南说着,便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去世了?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盛光夏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年前,癌症。”封向南言简意赅地说道。

    PS:第一更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