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听到左子熠的话,封向北的脸色微变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韩溪竟然也会做那个梦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事情就棘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和韩溪好好谈过吗?”封向北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怎么可能和他谈。”他讨厌他还来不及,怎么会主动找韩溪谈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不应该了,出了这种事,不能逃避,只能主动出击,牢牢把事情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而不是一直这么被动。”封向北说道,他的建议就是主动出击,而不是等着韩溪找上门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按照七七说的,前世,是我故意拆散韩溪和宝贝的……”自己算是第三者。

    这才是左子熠一直纠结的缘由所在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也说了,那是前世,而这一世,你和宝贝两个人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他才是第三者,你怕什么?”封向北挑了挑眉,说道。

    封向北的话让左子熠茅塞顿开,是啊!自己才是原配!他为什么要怕韩溪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找个时间和韩溪好好聊聊的。”左子熠眸子一暗道。

    封向北点了点头,十分欣慰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七七的事情,封焱有办法吗?”说完了他的事情,现在该来聊聊封向北和夏七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封焱说,要靠七七自己慢慢恢复,没有什么药物可以让七七恢复。”封向北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几天,通过和夏七七的相处,他已经完全接受了,也完全适应了现在的这个夏七七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依赖是刻进骨子里的,就算智力退化,就算只有五岁之前的记忆,她在和自己相处了几天之后,就对他产生了深深的依赖。

    “那,封向南你打算怎么办?他做出……那样的事情……”左子熠小心翼翼地说道,怕戳到封向北的痛处。

    “他,和小七并没有发生关系,是他亲口说的,一切只是药物作用,让小七产生了幻觉。”封向北很是平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左子熠直接愣住了,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,所以,这一切都只是封向南设的局?误打误撞地让七七自杀了?!

    这也太戏剧性了!七七自杀岂不是太不值当了?

    “封向南太过分了!”左子熠愤愤不平道。

    “等小七恢复过来,让她决定怎么处置他。”封向北说道,眼里闪过一丝恨意。

    封向北永远也忘不了前段时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,每天都在爱与绝望中苦苦挣扎着,他甚至在想,如果小七出了什么意外,他把蛋蛋托付给父母还有自己的好兄弟,之后他就会跟着一起去死!

    “万一七七永远也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相信小七很快就会恢复的,一定会的。”封向北语气十分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左子熠见罢,也没有说什么了,点了点头,两个人又聊了一点公司上的事情,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时分,两个人便回到了客厅,坐着。

    “哥哥!我发现现在的七七比以前有趣多了!”左宝贝很是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晚上还有更新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